太极松功击人如放电

拳术练出功夫要看是否有真正的明师一步一步的指导,拳术的用法是多变的,关键几点1、练的是否得法,练的不得法最后功夫没有出来倒练出一身病来。2、练用法。3、劲力的练法,太极主要练点上的力,人体的骨骼表面可以承受几百公斤的力,但是通常人的受到超过10公斤的冲击力,就会使人内脏受伤,也就是内伤,导致体内淤血甚至吐血,而点上受到1公斤以上的冲击神经就会受到损伤,点上受到20公斤以上的力骨骼就会受到毁灭性损伤。可以经受打击,而是可以灵活变化而不让人打到,训练力量的基础功夫是要运用得当,时间长了眼睛发光,运用自如表现为时间上掌握的恰倒好处,称得机得势,要做到第一步是封住别人,管住对方,不让他发挥,这样如同大人打小孩,要打轻可打轻,要打重也可打重,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是四两拨千斤而是千斤打四两,打人如割草,随心所欲。

学太极第一步要先学运用方法,所有拳势单架都要拆开来练,太极有几万种单操的训练方法要练熟,要在所有动作都熟悉的情况下再学习拳架,从拳架上提高运用水平,循环提高水平。青年人不宜先学拳架,一开始就应该从用法入手,有斗志,年轻人掌握用法以后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对手,这时候再学习拳架就感到无比兴奋,对拳架的运用体会更加深刻。而且对拳架提高更上一层楼。这时候拳架只要二、三年的时间就能比常人练20年还要有效,这样可以有效的利用时间。我一开始学三体式、劈拳,其它都不会,但是10年以后别人的功夫比我相差至少20年,我练形意30多年了。

锻炼第一是力量,但力量因个人体质不同,力量应用的比对手巧,局部的力量可以超过对手,就能做到小个子打大个子,小力胜大力。形意拳的训练方法是力量大而不损伤身体,浑身肌肉像铁一样能够抗击打但是保持良好弹性。肌肉、臂力,腰腿以及指力都比一般人超出很多,一般的人练1-3年就能够有良好的成果。

顺逆和化(即拳中的起钻落翻)。顺是顺其自然往前伸,逆是气力往回缩,和是中正无乖,化是化后天的气和力合于丹田。无极式,要起立正面,身子直立,两手下垂,头要顶,项要竖,鼻孔呼吸,嘴要虚合,舌顶上腭,两肩松开,腰要塌劲,胯要缩,把重心移到两脚后跟,两足足尖不和,两足足跟 不扭,身子如平地立竿,动静不知,两目平视,将神定住,内无所视,外无所观,胸中空空洞洞,腹内至虚至无。首先做到静,然后变为太极式。先将腰塌住劲,两腿里曲要园满,不可有死湾子。两足后跟俱向外扭劲,两腿如骑马式一齐扣劲不可显露往一处扣,两肘往里裹劲。两眼平着向前看,胯极力行为表现回抽劲。头往上顶劲,口要虚合,舌顶上腭,呼吸要由鼻孔出入。项要竖劲,心不要用努力。两肩齐往回缩。如此自然而然会内开外合,按照拳路的四正四隅作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等种种动作,俾与内脏各器官配合,起着平均发展,使其有外长一寸,内长一寸,一动百动等作用。决不局限于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单独发展,达到气机通畅心息相依。亦即是动中求静,使得一切杂念无从产生,而知已的功夫,亦就生成。

在步法上采用进步必跟、退步必随的活步,其次,孙门还特别讲究通过单练站桩来增加内力,做到脚下有跟,敌人一触即飞,克服架高难以发力的问题。孙式太极练法上有三层功夫(水下、水中、水面)之说,实际上是运用内劲之法。人之力产生于足底,通过腰脊,运行至手指。孙式太极求劲,首先是将站桩所得之内劲,直接运用到周身,要将周身与空气的阻力感练到如同在水下行走一般;之后在求得整劲的前提下,着重练腰的中枢作用,也就是求上半身与下半身的阴阳分合之感;最后练到身如行走水面,是身法上极轻灵、内劲的运行也无迹可寻,与人接手,别人找不到我的点,而我则可以用身体的任何一点重创对手。孙门武学重中和,重视人体的平衡发展,形意是左右单练,八卦左旋右转,惟独太极是一套拳。也加强单式的练习,太极三十七,招法要单操,单练要占全部练习时间的十分之九以上。

就习孙氏太极拳推手者而言,若未练出内劲或无不意而发之经验,则最好不练技击。欲修孙氏太极拳之技击,需在套路练习和推手练习中熟练八法,并能混而用之,既能一式出八法,又能数式皆一法。有此基础后,尚须知三机、体三能、混融八法为一,多经实战练习,由实战中检验不顺之处,再从盘架、推手中求之。如此循环往复,不计较一时之胜负,全在乎用心求理,则可渐精技击之术。

孙式太极的步法非常诡秘隐蔽,不论前后左右移动,出脚均以不动重心为原则,前脚踏实而后脚起来,如跷跷板,随之重心平移,完成步法的移动。整个移动过程中腰胯很平稳。这样的移动如果下面穿长袍的话几乎看不出来,让人感觉身体是水平飘过去的。日久功深后身形会飘忽不定,令人难测。若懂形意鸡脚之独步,再参八卦走中行打之自如,即是孙式太极之创意。三回九转是一式,举手头足,无一不是一式,如长江大海涛涛不绝。

何为三机?变式之机、变动之机、发劲之机。当对搏时,在双方尚未接触的情况下,我能预知彼之运作变化,并使自身先于对方抱得有利态势,此谓“变式之机先与彼”。故双方未接触时为变式之机。当双方接触的瞬间,我若能先于对手发劲于彼之重心上,则谓“发劲之机先于彼”。故双方接触之瞬为发劲之机。当双方两劲接定后,此时我若能变劲彼先,使劲走空,则谓“变劲之机先于彼”。故双方接触中为变动之机。此上为三机之要。三能,是只对彼作用的感应之能,对己之神、气、形的瞬间协同之能,对彼之作用的恰合之能。此三能均以神气相合为基础,神气不和三能则一能不能。所谓混融八法为一,是指出手即是太极,当用何种劲将因彼而变,是一个劲,还是几个劲混合而出,也将因势利导。

吴图南师爷常说:“所谓太极劲乃学力也。”就是说我们与生俱来的或通过锻炼而产生的力,我们一般称之为本力。而通过太极拳或太极劲训练,所产生的特殊的力,我们则称之为---太极劲。

师爷在打手上讲着打、劲打、气打、神打四种打法。其着打就是按照太极拳的动作、招势应用打击对方;劲打是应用太极劲发拿打化;气打是应用气功来控制打击对方;神打即凌空劲,在特定的情况下用神气的变化在一瞬间令对方跌出。

“着打” 记得刚刚练习太极拳用架时,我常常到师爷家里,请师爷讲每着每势的用法。一次师爷给我说“提手上势”的用法,当时师爷家住在一间四米来长两米来宽的小屋里。我和师爷站在屋门口,我用右拳猛击师爷胸部,师爷出手将来拳封住,我随之想挂住师爷的手,再图进招,不知怎的反被师爷翻手掤得悬起来,只觉胸口上部被搓了一下,人竟被打得双脚离地飞了起来,“砰”的一声,后背撞在两米以外的墙上,一顿,然后又滑落到墙根置放的单人床上,呆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后来师爷说这一击本应在颌下,因为怕我受伤才改了道儿。过去有人说:“打人如挂画。”我想大概就是如此吧。

近来太极拳界有许多人认为,太极拳没有或者不讲招法的应用,并将其贬为低级无用的,我个人以为,这是十分错误的。武术之所以产生,开始所求的就是招法的应用及其变化。故而招功是武术各拳种所共有的、应用时所必须具备的功法。对此吴图南师爷非常强调要“由着熟渐悟懂劲”。

“劲打”是师爷所提及的第二种打法,太极拳的劲种类很多,其中一大部分是需要单独反复体会的。师爷说:“招势是方法,而劲是变化;方法有穷尽,而变化无穷尽。一定要把着和劲的变化,练成条件反射。”和师爷推手感觉其变化之快、空灵、清脆,是无人能及的。有一次,我和师爷等几个人,一起到积水潭医院去找化验室的李先生玩儿。讲起推手,师爷兴起,即让我和他推手。被发出去几次后,我猛然觉得被一股鼓荡之劲粘得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出,我急忙将意气回收,妄图稳住身形,随即又感到一种轻柔的劲反弹了回来,再想变化已经来不及了,人“轰”的一声向后飞去,撞到墙上,不想这里是灰木隔断墙(两层木板和灰),因被发的惯力太大,墙被撞破,整个人竟镶进墙里,屁股坐到另一间屋里。大家吓得大叫了起来,一面七手八脚地把我从墙里拉出来,一面忙着找人来修理墙壁。师爷劲的变化多得不胜枚举,这只是无数次中的一次而已。

“气打”是师爷说的第三种打法,这是在练习太极气功之后,能做到古人所说的“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的程度,方能使用之。它在使用时,一种是松静地用远距离感觉去探知对方虚实动静,另一种使用自己的呼吸去控制对方的呼吸。然而在使用时必须要结合其他打法,才能稳操胜券。师爷曾开玩笑说:“我除了胡子和眼珠子不能打人,别处都可以。”事实也是这样。在师爷九十多岁时,一次到老人家去,师爷很高兴地说:“小子,我技痒了,咱爷俩来玩一会儿。”我几日不挨师爷的摔,身子也就有些不自在。于是爷儿俩在屋里推了起来,打了几下轮之后,我双手占住里圈直奔师爷前胸按去,谁知老人竟不遮不拦,用胸向前轻轻一迎,我只觉得用出的劲被激荡而回,喉咙象被捏住,一股气憋在胸腔里突然炸开,不由自主全身之劲一并发出,人竟象用尽全力地按在一辆向前飞驰的汽车上,被碰得向后飞去。我后面就是窗户,外面是九层高的楼。一时情急,后腿忙用力向墙根蹬去,只听“喀嚓”一声,我的一条崭新的的卡军裤由裤裆至裤脚分做两片,脚上的“懒汉鞋”后跟也帮底分家了。师奶奶一面埋怨师爷,一面帮我缝裤子,“没想到你用这么大劲,尝尝这截气滋味怎么样。”我也打趣地说:“人还受得住,就是鞋得踏啦回家了。”一句话惹得师爷师奶奶大笑。另外师爷还常常似接非接地顺着你的来力空开,以至你的气不由自主地提到嗓子眼,使人腾空向前翻去。这一点看来容易,其实非要控制对方呼吸和掌握“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的奥妙不可。要掌握其中奥妙,就得下脱胎换骨的功夫。而那些没下工夫也学着做的人,根本无法应敌。

至于师爷所说的“神打”,也就是凌空劲。有关于凌空劲的说法很多,同时也有些人学着样子做,并称这是用自己意念控制对方意念的打法。我也看了不少人的演练,感到和师爷所演示和讲解的完全不同。师爷在近百年前,从少侯先生学得凌空劲时曾赋诗一首,里面详细地谈了修炼过程及其用法。诗曰:“露蝉班侯孟祥间,三世心传凌空难,可叹恩师多器重,教我其中步骤全……”由此可见,凌空劲不仅是象有人说的用意念的问题,而且是一种经过刻苦训练的结晶。

有一次,我们在天文馆练习,师爷看看周围没人,笑着一捋胡子说:“这会儿没人,让你尝尝足的。你先活动活动。”我心里琢磨:“常挨摔还活动什么。”随口道:“刚才活动半天了,现在就来吧。”谁知刚刚一搭手,师爷轻轻一採,我还没来得及变化,人已被腾空摔出一丈多,躺在地上还向外搓出很远,后背肩膀的衣服全破了,皮肉也出了血。我跳起来跑到师爷面前,冲着师爷伸手就是一下。师爷盯着我,十指朝前一探,我心里忽然一惊,就觉得气冲到喉头,脚也离地悬了空,又感到腰间被人托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人竟从师爷肩头飞到身后,我急忙藏头缩背一个翻滚躺在地上,半天才回过神来。

师爷说过“凌空劲”也叫“失惊手”,是双方刹那间劲气神的组合,应用是要有条件的,抓住时机,在一瞬间用神拿打对方,方能奏效,若你给瞎子使凌空劲就没用。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露蝉先生教漪贝勒(后来的端王载漪)时,一天他们出城去游猎,漪贝勒骑马在前,他年轻气盛想试一试露蝉先生,于是回身举鞭,不料露蝉先生双目吐神,手向前一扬,竟将漪贝勒吓得翻身落马。通过这个故事,我们也能对凌空劲多一分了解。

至于那些所谓能用凌空劲打人的人,和对方接手时,潇洒得连人都不看,真是令人难以理解。而那些自称单纯用意念就能控制对方意念,双方间隔三四步远,随着发劲人的手势,被发者前仰后合、左摇右晃。我未见师爷如此用过。我认为他们所用的决不是凌空劲。

以上所讲的四种打法,是必须在相应的功法基础上,经过刻苦磨练,练熟上身,相机而用的。师爷说:“一定要反复练习,形成条件反射,象巴甫洛夫学

太极门松功击人如放电

什么是太极门松功呢?松功是太极拳练家终生追求,一世修炼的最高境界的功法。简洁地说,松功是内外双修,内求心神意念放松,神经安舒,头脑清静;先求心意松,而后肢体松,从脚到顶,脚、踝、膝、胯、腰、肩、肘、腕、手等九大关节松开,且节节贯串,举动轻柔,顶上虚灵,周身全体不着力,形于手指,肢体肌肤干净。太极拳盘拳练功举动必须轻灵,这是太极拳之特性。要按照太极拳的拳理拳法、阴阳学说规范动作,循规蹈矩,一丝不苟,否则将一事无成,一生盲练

那么,怎样练松功呢?

1.攀里幽松功

既然太极功夫是拳里练出来的,所以每一位练家应当重视拳架修炼,按太极拳理、阴阳学说规范,不得贪多求快,绝不允许抡着两只胳膊瞎练。首先做好无极式,脚、踝、膝、胯、腰、肩、肘、腕、手等肢体的九大关节要节节松开,且节节贯串。肢体上的几个重要部位,在练拳时也要放松。总结起来,称谓“九松十要一虚灵”为松柔之本。

2.三不动

练拳最忌三动,即意动、主动、乱动。拳理规范三不动,即不要有动意,不要主动,不要乱动。

3.立桂式身形

王宗岳公论及双重之病曰:“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皆自为人制,双重之病未悟耳。”盘拳技击均不可双重,拳理规范单腿重心,杨禹廷大师称之为“立柱式身形”。立柱式身形就是脚与顶的上下一条线,“上下相随人难进”,便于修炼中正安舒,方位方向清楚准确,前进后退实脚实足,虚脚虚净,变化灵活,利于太极脚的弧形运动,符合阴阳变化之理。

4.脚下双轻

太极拳的根本在脚下,也就是“太极脚”。脚下双轻,自然轻灵,对方必定失去重心,飘浮而起。这时练拳者双脚自然平松落地,脚趾亦应自然节节放松舒展行功。如果找不到感觉,请踩上加厚地毯,也许对你有帮助。日久,脚下自有双轻之感。

5.跳舞和悬垂

经过努力,身上仍然僵紧难以放松下来,笔者劝你暂停下来,到晨练舞场看一看,为什么一个人难以放松,而舞者两人踩着音乐的拍节却可轻快和谐、翩翩起舞。不要以为练拳人跳舞不好意思,截拳道开山大师李小龙,曾取得香港恰恰舞金牌,此举对他武功的跳舞发展有很大的启发。为了体验九大关节放松、节节贯串的感觉,可以在单杠、树叉、门框以及方便的地方作悬垂,自然松垂,有益松肩。

6.重在松肩

肩在拳论经典著作中落笔不多。太极拳十分重视松肩,常将松肩和垂肘联系在一起。能做到松肩垂肘是不是松功大成呢?不能这样认识。笔者谈的松肩不是一般的松肩,不是肩的小灵活,而是在技击场上,能以晃肩、摇肩、躲肩“化解”对方来力。松肩不是这般容易,从脚到手九大关节不放松,不能达到节节贯串,单独去松肩是不可能的。而松肩是周身空松后的最终功成。 太极拳博大精深,说到根子上是“道法自然”。只要修炼方法对路,在明师指点下得到松功并不难。

以上文章大部分来自网络,如是功法练习,一定要有明师指导。

推荐养生方法辟谷学习、太极拳桩功、八段锦、太极拳养生功、老六路太极拳捋筋术

清心源学习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