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浩然正气(炁)

《丹亭真人卢祖师玄谈》曰:“……观人之未生也。本天地之一炁。殆父母构精,胎始立焉。受天地气足而始生,则人也者,本一炁而已矣。……气以成形,且此气之在人,鼓舞动作,悲观痛痒,莫不由之。于是,亏此气则病,滞此气则病。惟周流一身,则康宁福祚也。吾为子言之,知生此身者不过气,则病此身者亦不过气而已。欲知(疑为治)其病,先治其气。今医家以草根树皮,攻人疾苦,其辛、甘、咸、苦、酸之五味不过寒、凉、温、热、平之五气,乃天地之偏气也,且能祛疾,况人之气通于天地,得气之全也。况草木之性,寒热不同,用有不当,立能杀人”。

所以,道教医术认为凡药皆是偏气,必须借用正(真)气中和偏气,否则后患无穷。因此,医者当需修炼培养自身正(真)气(炁),然后布气(炁)于药或补气(炁)于人,使药性得到中和,能够发挥出神奇效果。

清代乾嘉年间道教龙门派第十一代传人刘一明祖师就十分强调道门中人必须精通医术以自救和救人弘道。所以其《会心内集》就云:“欲修真,先去病,浑身无病方延年。若还有病不肯除,犹如瞎子跳坑井”。

刘一明祖师还在《会心集》里曰:

“医有神医,有人医。神医者,先天之学,转生杀,夺造化,和阴阳,调五行。后天中培先天,假身内保真身,采大药三品,除历劫病根,神明默运,推己及人。所谓有用中无用,无功里施功。如神农、黄帝、岐伯、雷公、扁鹊、抱朴子、华佗、孙思邈其人者。以上圣贤,皆有实学,先治己而后治人。所以药到疾除,邪气退而正气复,起死回生,得心应手也。人医者,后天之学,全在五脏上用功夫、草木上用心思。虽明的三关九侯、七表八里,仅可医的应生之人,医不得应死之人;医得后起之病,医不得根本之病;复得后天之气,复不得先天之气;治得有形之病,治不得无形之病。如仲景、叔和、河间、时珍其人者。以上数人,俱皆虚学,不能先治己而专治人,是舍己从人,顾外失内。所以有效有不效,此其所以为人医也。尔(而)近日医道,不知神医之道乎?抑人医之道乎?果是神医之道,则治己治人,无伤于彼,有益于我。人我共济,遂心运用,左之右之,无不宜之”。

刘一明祖师从道教的内丹术、气(炁)道的角度与道教讲的“命”、“心”、“身”三才辩证观,道教医术的“命运”(虚)到“心性”(半虚半实)再到“身体”(实)的治疗程序和方法,首次将医家区分为神医与人医。认为神医乃先天之学,能培养先天之气,也就是浩然正气(炁)。

“人与自然相应”是《黄帝内经》的指导思想,顺应这一原理是道教医术、修炼的基本法则。《素问》所述“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这就是顺应自然,生气通天的过程。虚无清静,志意内守,运气调神,内外合一,服食天气,通达神明等,已全面揭示了调摄生命活动状态,养浩然正气(炁),实现神、气、形合一的医道的精髓。


分割线

以上文章大部分来自网络,如是功法练习,一定要有明师指导。

推荐养生方法辟谷学习、太极拳桩功、八段锦、太极拳养生功、老六路太极拳捋筋术

清心源学习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