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子太极拳十三篇(10)

起肺疾 第十

余幼虚羸多病。弱冠任北京郁文艺术两大学教授。旋任上海曁南大学及美术专校教授。不十载。即患肺病。其原因为吸粉笔屑过多所致。嗣余创设中国文艺学院于上海。其粉版以毛面玻璃砖为之。衬以缘呢。以濡湿毛巾揩粉笔字。揩已。不论干湿即可用。此专为同事及诸生设置。以免蹈余之故辙。抗战军与。及胜利以还。各学校学子。营养不足。患肺病者。日益众。余悯之。余以为营养不足之学子。加以吸取粉笔屑。抑易致成肺病之一因也。希从事教育者。幸注意焉。余之肺病。乃习太极拳不数月而愈。然以余一人犹未足为例也。吾师杨澄甫氏。及吾党黄生景华。授此拳与患肺病者得愈。指不胜屈。约述其病理与病原及治法。数点如左。

一、肺。医经呼为娇脏。娇者脆弱也。然知其为脆弱。却未有畏其病若今西医所谓之恐怖也。何者。以肺位居各脏腑之上。亦曰华盖。与肠胃相隔。西医之针药不能直达。除割疗及休养外。尚未闻有其他妙治。吾国医药。以气化为主。尤以肺病。非从气化不能达治。是以较西医之治为易耳。然西医之历史。不过三百年。其进步可谓神速。以其自外而内。从物质与人体之研究。佐以器械之精良而已。至于气化。迄今未识其端倪。是以中西医学。未能互相为用。至为惋惜。

一、肺病。断无特效药。若言有之。欺人之谈也。何哉。肺之直接患病者。仅占百分之三四之可能。肺之外有四脏六腑。皆可致肺病也。风寒暑湿燥火。以及七情六欲。损伤之类。皆可致肺病也。恶能以一药。而可以治如许之病。非欺诈是何。譬如胃病而致肺病者。乃其根在胃。纵从肺治之愈。根未去。必重发。各脏腑之能致肺病者。亦皆然也。且各脏腑。又有相生相克之能。非循乎生克之理治之。不可得也。生克者。即气化也。不及备述。

一、肺病。必须抗之以精神。抵之以胆量。则不致速坏。如陈果夫氏。撑持数十年。犹自若也。胆怯者。告之以肺病。则精神必大为丧失。病虽轻。而必加重。或有告余曰。余如照X光。谓有肺病。则予即躺地。不能起矣。如此将何以治之。余邑有病者二。之医所。医诊毕。属护士给药。曰甲。肺病。属其善休养。乙。伤风。服此药可愈。护士将甲乙药错与。亦告之云云。不二月。医遇甲于途。见其精神焕发。曰。病孰愈。曰。君护士告予伤风。服药便愈。医惊而不语。归属人询乙。则乙已逝矣。医者与吾同学马孟容氏友善。告之曰。奇哉。精神之作用也。此马氏于十七年春。举以告余者。十九年初冬。有刘生慎旃者。以其郎舅程君。肺疾逾二年甚厉。乞余为之治。余许之。程君为居巢首富之独子也。中西医已遍治之矣。刘生告之曰。予师神医也。不轻为人治病。今予以诚恳之。已诺。亟去沪就诊。比至寓庐。余诊毕。饰辞以告之曰。人以君为肺病。误矣。君实热咳吐血。服药三剂。血即止。血止后。调理旬日可矣。果如所言。在沪兼旬。而返。逾年余至巢见之。已强健逾恒矣。此仅言肺病与精神及胆量有关者而言之。犹在症与治之外者也。

一、肺病者。直告之以肺病。除精神与胆量不谈外。与病者不独了无裨益。且有促其速死之理。因告其有肺病。立属其静卧。多事休养。凡有心者。惟其心不能休息。虽卧而休养。其心之郁闷。恐比死而有加焉。是则体愈逸。而心愈劳。心劳则火炽。而灼肺矣。此中医所谓心火也。肺金也。火能镕金者。即以心克肺也。不转瞬可以燎原矣。此西医所不知也。而且告之第一期二期三期者。是亦玉楼促召而已。可慨言乎。

一、肺病。不可以多卧。西医往往见肺病者。便令其卧而不动。大错也。肺古人喻之为悬钟。是以击之能发声。声可扬远而清。如卧钟于地。击之则声哑。可知其失效用矣。今使病肺者。多卧勿动。则肺之呼吸。不能全部任意开合。必日断衰弱。安可治也。且多卧。则消化之力减。纵有营养。无所施为。多卧则督脉之用弛。督脉者。脊骨也。人之躯干。此骨主之。消化力减。则脾脏就衰。督脉用弛。则肾脏致损。脾肾两伤。其将何以救药。非余所知也。

一、X光镜之效能。竟有百分之几之可靠。正待考虑。未可尽信也。肺有痰湿壅滞而咳嗽。经照X光镜。认为肺病者。余治之愈屡矣。不足怪也。又有气块所阻隔。X光镜所误认者。外交部吴国桢为部长时。有人事室主任。郑震宇。余旧交也。其左胁时发痛。已逾十载。乞余治之。余断为气块。逾时过久。须一月方可以消之。震宇以时间太长。未暇就治。卅二年因公赴美。既而病发。在华盛顿某大医院诊察。经三度X光镜照摄。断为肺结核。径大及寸。又经美之医学权威者研究。谓非割治不可。乃割治。从左胁开刀寻至腰至背。横截半腹。终不获结核之点。几至不穀。旋经大量输血。卧治六阅月始起。震宇广交。可以询其详也。馀如听筒更可知矣。

一、所谓第一期肺病者。气血未伤。正可放胆攻其病。而拔其根。指日可愈。今计不出此。不问肺病者之寒热虚实。抑或有风邪燥湿。夹于其中。遽予之以鱼肝油。及贝母精。杏仁精。维他命等。將病原封锁于肺。永不得治。是为养痈。是为关门杀贼。多所延误。殊堪痛惜。望病者于余言再思可也。

一、肺疾非不治之症。余所见聞甚多。有多食蒜而愈者。多食莱菔或小米粥及枇杷当饭而愈者。或饮洋油及复原而愈者。凡此种种屡见治愈者。皆是攻多补少。若是热胜之肺病吐血。余见有人每晨食生鸡蛋六枚。不二月而全愈。又有食马齿苋粥而愈者。肺病有年者。余见食紫河车填鸭。越一夜煮鸭食之。连食数次而愈。又食公猪肺。以十二生鸡子汁灌肺管中。隔水炖熟淡食。四五度而愈者。余廿馀年来。手治肺病颇多。重者过三期。中西医束手之松江李博亭君。投以大剂桂附参耆。一剂知。二剂轻。八剂而全愈。博亭旋任黄埔军校英文教官。至今已二十有一载。强健逾恒。廿一年。其幼子六岁。发热。住中央医院逾半载。谓系遗传性肺病。适余自沪至宁。投以大剂凉药。羚羊犀角地冬之类。不数日热退净而愈。现已入大学。亦壮健逾恒。馀不胜数。余尝语肺病者曰。肺病非不治之症。务以弗忧弗烦弗懼。能抱定此三弗主义。服药必易见效。发怒生气。尤所不宜。余以病病之心。因窮治病之法。故不殚琐屑。拉杂成篇。以供病者之参考耳。

一、余谓肺症无特效药。而独谓太极拳对于肺病有特效者。人未有不疑为宣传。及欺人也。请从而述之。太极拳于肺病有特效者。非谓对垂绝不能行动之肺病而言。是对于能饮食及能行动者。习之皆有特效也。敢言特效者。正不论任何一种肺病。均得有效用。且无丝毫流弊。兹述其尤显著者。数点如左。

一、太极拳运动。所谓运而后动。运而后动者。即以心行气。以气运身。是由内以达乎外。即先由脏腑。而达乎肢体之运动也。此即是气沉丹田为主。其法以上各节言之详矣。总之。轻灵致柔。毫不费力。以养气活血。舒筋节劳为运动。且时间每早晚最多不过七分钟。尤以勿求速进为佳。

一、肺病十之六七。是肾亏起因。少日好手淫。或遗精。及性欲不遂。失其常度。及壮者好色。不能自节之所致者为多。妇女大多经水不调。或好郁闷恼怒所致。余于二十九年及三十年。担任国民商报医药顾问一栏。而问治肺病之方。及述其病根者。不替数千人。是以得其实证与医理。所谓肾为肺之子。以肺之津液输与肾。肾亏则精水枯竭。而肺亦致损。则供不应求矣。且以肾实虚。虚火愈炽。则灼肺。而使肺亦枯燥。或致萎。而成痨矣。又谓肺为标。肾为木。犹树木然。本将坏。而枝叶先枯。或致殒落。况肺最为脆弱。其先肾而见病无疑。太极拳以气沉丹田。为水火即济之功。原为固肾之不二法门。肾气既固。则肺气渐复。此之谓特效。谁曰不宜。

一、脾虚。即可致肺病者。脾虚则胃纳减。或消化不良。脾为肺之母。肺之气盖仰给于脾。如胃中有食。得脾磨而食化。食化则气旺。脾先得而受之。而后传乎肺。故为肺之母。譬如腹中饥饿。即脾胃先馁。而肺相继馁矣。言语无音。精神萎顿。此肺之失其所养。明矣。气沉丹田。即积气于腹中。如不得食。可以四十九日不死。余曾见之苏先生矣。人谓不得食七日。必死。余昔客秣陵。主濮季平家。曾试不食八日。言笑行动自若。惟形容消瘦耳。此即补脾之一证也。气沉丹田。则脾强胃纳有加。消化良矣。是有裨益于肺者。无可讳言。此亦特效之一也。

一、肺病成痨者。即咳嗽不已。肺气大亏。津液枯。而潮热作矣。以致肺萎成痨。吐血者其犹次之。肺萎则肺中无气。可知。气沉丹田。则气积。而肺气亦充满矣。佐之以至柔至缓至轻至微之运动。而使肺部渐开渐合。则肺不得而为萎。肺不萎。即有生机存焉。犹可以推陈而生新。肺不萎。虽云腐烂。则营养或药饵。可以发生其效用也。肺不萎。则可以渐渐转弱为强。自有更新之能力。可以有推动腐烂之作用。是谓之有特效。乃万古不磨之确论。亟举以告病者。言长楮短。乞恕不周。

以上文章大部分来自网络,如是功法练习,一定要有明师指导。

推荐养生方法辟谷学习、太极拳桩功、八段锦、太极拳养生功、老六路太极拳捋筋术

清心源学习费用